看電影的心境要分年齡段。90後看《匆匆那年》,看著屏幕上串燒著《愛情公寓》《奔跑吧兄弟》陳赫、鄭愷那幾張刷屏臉嚷著“這不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?”80後則從斑駁影線中又溫故了宇宙最醜的校服、磚頭奶和beyond“光輝歲月”……這些時光道具是需要導演張一元耐心地拾遺補缺,以便區別於海魂服、北冰洋汽水還有“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”。
  畢竟,都說好了,這是關於80後的感情成長專場。如果不小心擠疼了你的青春痘,那就是沒有做好劇透的功課。
  如果時光回到過去的話,或許絕大多數男生絕對會花大力氣鑽研一門運動,那就是——打籃球!要成為那個時期的校園男神,是需要具備幾項核心核心:成績好、吉他棒、籃球炫。不巧地是,《匆匆那年》里的陳尋全都承包到戶,這就註定了電影的高開低走。
  高開是因為天賦異稟,於是校園朦朧中也產生了萬惡的“馬太效應”。而才華橫溢的小“徐志摩”喬燃在陳尋的光環下也只能委屈成娘炮的路線。好在沒有最慘只有更慘,趙燁、林嘉茉等一干少年少女就在備胎和換胎之間的路線越走越遠。
  外圍的配角們用青春的插科打諢,來反襯陳尋和方茴的若即若離。快樂、模糊、曖昧,這是青春情感和友誼的多棱鏡,在電影中,都將通過男女主人公來被放大到讓觀眾百爪撓心的程度。一如方茴為了懲罰陳尋的變心,便用自己的處子之身來虛與委蛇於一個下半身思考的同學甲。此劇情堪稱是人造狗血,以至觀影看到這段時,邊上人鄙視地嘀咕“所謂腦殘,就是如此?”
  電影這一段關於情感撕裂的主觀處理,構成《匆匆那年》的最低點,恐怕也是導演或者原著最為糾結的地方。他們並非不懂男女之間的常識性判斷,但不要忘記,在青春歲月中,最初開始的一段幸福如果被不小心摧毀到支離破碎,受傷一方在懷疑人生、鄙夷感情的誘因下,難免會用洶涌情欲來完成自己的成人禮。
  電影用它的上下其手,來製造莫名其妙的某種懸念。方茴貌似開始了一場背負罪孽的放逐,而陳尋在步入職場後,也順便成了情場“鬼見愁”。如果要搞誰的青春不殘酷一樣,那各大網站對《匆匆那年》的評分又如何艱難邁過及格線?於是,就有了七七這樣的神存在。
  七七從一開始就用“都是一幫八零後的叔叔嬸嬸”來強勢地註解自己的年齡層面。這樣大的孩子,青春或者情感的記憶還處於迎風飛翔的階段,她對人生腦補的興趣點,部分是來自於她姐方茴、陳尋的過往歲月。她對愛情的憧憬,也想藉此求證於方茴陳尋的以前、現在和將來。
  但,陳尋不都說了嗎,喜歡的一瞬間便是永遠。方茴想給陳尋買菜做飯洗碗,曬被子晾衣服生小孩……溫柔賢惠,這恐怕是少女方茴當時所願意做的全部,但海誓山盟多半是年少之語。“不悔夢歸處,只恨太匆匆”。方茴在塞納河畔的那一襲紅衣輕熟女模樣,恐怕也是對青春的到此打住。
  結尾雖然俗套,但青春終究是要曲終人散。在沒有青春痘可擠的歲月里,就用一張電影票來吸引自己吧!
  文/謝偉鋒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《匆匆那年》,那顆被歲月擠疼的青春痘)
創作者介紹

foxy

fh22fhej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